0 - 序章
  深蓝色的三个光点,像小小星座般并排在一起。

  桐谷直叶伸出右手手指,触摸着那些光芒。

  那是表示完全潜行形式VR游戏机「NERvGear」运转状态的LED指示灯。装设在头盔前端的光点,从右边起是显示主电源、网路连接、大脑连结的状态。当最右边的光点变成红色时——就表示头盔使用者的脑部已经遭受破坏。

  一片雪白的病房正中央,宽广的凝胶床上正躺着陷入永恒沉睡状态的头盔主人。不,这么说可能有点不正确。实际上他的灵魂正在另一个遥远世界里,为了数千名沦为囚犯的玩家不断战斗着。

  「哥哥……」

  直叶低声喊了一下沉睡中的哥哥,和人。

  「已经过了两年了……我马上就要升上高中了……要是你再不快点醒过来,就要被我赶过去咯……」

  她将手指由LED上往下摸,接着开始描起哥哥的脸庞。和人的脸由于长期昏睡而更加消瘦,那瘦削的侧脸轮廓让原本就给人中性感觉的他看起来更加像个少女。妈妈甚至开玩笑地称呼他是「我们家的睡美人」。

  其实变瘦的不只是脸孔。他整个人已经消瘦到让人惨不忍睹的地步,体重很明显比从小就练剑道的直叶要轻多了。哥哥该不会就这样消失不见吧……最近直叶的内心开始常常浮现如此的恐惧感。

  但是直叶还是从一年前就尽量不在病房里哭泣。就在一年前,总务省「SAO事件应变小组」的成员曾告诉她:在游戏内所有玩家当中,她哥哥的「等级」算是名列前茅——也就是少数几个经常在危险最前线战斗的攻略玩家之一。

  现在哥哥一定也是在与死相邻的情况下持续战斗着。所以直叶不能再这里哭泣,而是应该握紧他的手替他加油才对。

  「加油……加油哦,哥哥。」

  当她和往常一样,紧握着和人那骨瘦如柴的手拼命祈祷时,忽然又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哎呀,你来了吗,直叶。」

  她急忙转过头来。

  「啊,妈妈……」

  站在那里的是母亲桐谷翠、由于这个病房是采用磁浮式电动门,所以几乎听不见开闭门的声音。

  翠迅速地把右手的波斯菊花束插进床边的花瓶里,然后坐到直叶身边的椅子上。从她棉衬衣、贴身牛仔裤加上皮革宽外套的轻松打扮来看,应该是刚刚下班才对。那略施薄妆的脸庞以及随意将头发往后束起来的打扮,让人看不出她的明年已届不惑之龄。或许跟她是电脑相关情报志的编辑有关也说不定,她本人并没有符合年纪的沉稳性格,所以对直叶来说与其说是她的妈妈,倒不如说比较像是她姐姐。

  「想不到妈妈你竟然能过来,校对截稿时间不是快到了吗?」

  听到直叶这么说,翠咧嘴笑了一下。

  「我把工作推给别人然后就跑出来了。平常就已经不太能来了,今天怎么说也得过来看看他。」

  「嗯嗯……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啊。」

  然后两个人都暂时沉默不语,一起凝视着躺在床上的和人。带着夕阳颜色的晚风吹进房里摇晃着窗帘,让病房你充满了波斯菊的香味。

  「和人……已经十六岁了呢……」

  翠这么嚅嗫了一句。

  「……回想起来,那件事简直就像昨天才刚发生过一样。当我和峰嵩在客厅看电影时,和人突然从后面对我们说『请告诉我,我真正的父母亲是谁』……」

  翠稍微上了一点口红的嘴唇露出带有怀念气息的淡淡苦笑,而直叶则是一直盯着这样的母亲看。

  「那时候我们真是吓了一大跳。和人当时才只有十岁,我们本来打算等到直叶升上高中……也就是再过七年才告诉你们,但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会去注意自己电子户口档案被消除的纪录……」

  关于这部分直叶倒是第一次听见,但她在感到惊讶之前便先跟母亲一样露出了苦笑。

  「真像哥哥会做的事。」

  「由于实在太令人震惊了,所以我们根本来不及否认。而这好像就是和人他的作战,峰嵩他事后还嚷着『被设计了』然后后悔不已呢。」

  两人「啊哈哈」笑了几声之后,又沉默地凝视着熟睡的和人。

  虽然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和哥哥桐谷和人在一起生活,但正确来说他其实是直叶的「表哥」。

  从桐谷峰嵩与桐谷翠夫妻亲生的女儿直叶来说,和人是翠的姐姐,也就是直叶的阿姨所生的小孩。阿姨夫妻在独子还不到一岁便发生事故而过世,重伤之下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和人则由翠领养。

  双亲是在两年前的冬天——也就是和人被囚禁在「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这个假想世界后不久才告诉直叶这个事实。原本已经因为事件而遭到极大打击的直叶情绪因此而更加混乱,甚至对着翠怒吼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何事到如今才告诉我。

  即使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直叶心里还是存有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排除在外的疏离感。但到了最近,她才好不容易可以理解当时父母亲的心情。

  父母亲之所以会把这个原本预定保留到直叶上高中时的秘密提早告诉她,是想趁和人仍在世时告诉她全部事实,所以才会做出这样苦涩的决定。在SAO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月内,已经出现高达两千人的死者。面对这种状况,他们两个人无论愿不愿意,都必须对和人的死有所觉悟。所以在处理完成所有事情之后,父母亲应该就是抱持着——至少不要让直叶对这件「一直不知道的事情」感到后悔,才会提早告诉她真相吧。

  直叶就这样带着各种互相矛盾的感情频繁地到和人病房来探望他,心里还拼命思索着「和人不是自己的亲生哥哥」这件事,对自己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

  最后她终于得到「没有任何损失」的答案。

  完全不会有任何改变。也不会有丝毫损失。不论是知道真相之前或是之后,自己都一样祈祷和人能够活着并且平安归来。

  而这两年来,直叶的祈祷一直都只有实现了一半。

  「妈妈……」

  直叶凝视着和人的侧脸,小声地说道。

  「怎么了?」

  「……你觉得哥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会一升上国中便老是沉浸在网路游戏里面?」

  虽然问题省略了「因为不是桐谷家亲生的小孩」这些内容,但翠还是马上就摇头回答:

  「不会的,跟那没有关系。因为这孩子,六岁的时候便拿我房间不用的零件自己组了一台电脑唷。应该说他在精神方面得到我PC狂热者的遗传吧。」

  直叶嘻嘻一笑之后,便用手肘顶了一下母亲的手臂。

  「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以前曾经听奶奶说过,妈妈在小时候就很喜欢玩游戏了。」

  「是啊,我从小学生的时候就开始玩网路游戏了。和人哪比得上我呢。」

  两个人再度发出声音笑了一阵子后,翠便用充满慈爱的眼神注视着病床。

  「……但是我不论玩哪一款游戏,都从来没有名列前茅过。应该是毅力和恒心不足啊。这方面他不像我,反而是和你比较相像呢。就是因为和持续练了八年剑道的你有这个共同点,所以他才能到现在还存活着。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要醒过来了呢。」

  桐谷翠「砰」地一声将手放在直叶头上然后站起身来。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别太晚回家啊。」

  「嗯,我知道了。」

  直叶点了点头。翠再度看了和人一眼后,小声说了句「生日快乐」。接着便迅速眨了几下眼睛,转身快步离开病房。

  直叶把两手放在制服裙子上,用力呼吸之后,再度看着覆盖在哥哥头上的头盔LED指示灯。

  表示网路连线与大脑连线的蓝色星星正繁忙地不断闪烁着。

  和人处于遥远SAO伺服器里的意识,现在正藉由NERvGear取得无数的讯号。

  哥哥目前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是不是在一只手拿着地图,迷失在昏暗的迷宫当中。还是在道具屋立面请人评估商品。又或者是——正勇敢拿着剑与恐怖的怪物作战呢。

  直叶悄悄伸出双手,再度包裹住和人那又白又细的右手。

  现实世界里,和人皮肤的所有感觉都在脊髓处被NERvGear取消而无法传递至大脑。但直叶还是相信只要这么握住他的手,自己的鼓励就能够传达到他心里面去。

  因为直叶还能感觉到从哥哥——正确来说应该是表哥的灵魂所散发出来的热量。也能感觉到他想要回到现实世界来的强烈意志。

  在白色窗帘外面摇曳的金色光芒,在不久之后转变成朱红色,接着又变为紫色。直到病房被一片昏暗所包围时,直叶依然待在里面。她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持续听着哥哥那细微鼻息。

  而接到医院和人已经醒过来的紧急通知,则是在一个月后的二○二四年十一月七日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