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 第6章
  二〇二五年一月的现在,亚丝娜/结城明日奈可以说是遭到双重囚禁。

  第一层禁锢是围住四周的黄金栅栏。关住她的虽然只是个把尺寸加大的美丽鸟笼,但无论用什么方法也没办法破坏它纤细的栏杆。

  因为每根栏杆之间足有一公尺宽的鸟笼并不是由金属而是由数位代码所构成,只是假想世界的3D物件。只要系统上写入「无法破坏」的程序,那么就算是用大铁锤来敲打也无法伤它分毫。

  而第二层禁锢便是亚丝娜所潜行的这座假想世界。

  世界的名称是「ALfheim Online」。简称ALO。是由名为「RECT•PROGRESS」的企业所营运的假想大规模网络RPG也就是所谓的VRMMO游戏。

  ALO本身其实是很普通的网络游戏,目前也在正常营运当中,里头有数万人的一般玩家付出连接费用来享受这个游戏。但是有一个男人却因为自己的私欲,暗地里利用这款游戏进行着非常巨大的不合法•非人道计划。

  驱动ALO的基础系统,是二〇二二年至二四年里震撼整个日本的「Sword Art Online」这款游戏的复制品。

  SAO将不分男女老少的一万名玩家囚禁在假想世界里,并且造成四成左右的人死亡。而其开发•营运企业「ARGUS」也遭受这起恐怖事件的波及而迅速倒闭。SAO服务器于是被委托给知名电子机械制造商「RECT」的完全潜行技术研究部门来维持与管理。而担任这个要职的邪恶男子,不只利用拷贝的基础系统来建立ALO并将其交给子公司来营运,还把完全攻略死亡游戏时就应该马上被解放出来的一部分SAO玩家,大概三百人的意识给直接「绑架」到ALO服务器里面来。

  男人的目的是要利用这三百人的脑做实验,研究靠完全潜行系统来操纵记忆以及感情的技术。

  这个男人也将亚丝娜的意识监禁在ALO世界里面。他将亚丝娜的分身关在黄金鸟笼里,然后将鸟笼高挂在耸立于阿尔普海姆中央,其他玩家绝对不可能到达的「世界树」枝头上。而男人的目的就是要趁亚丝娜在现实世界里昏睡时成为她的丈夫,进而得到亚丝娜父亲,也就是RECT董事长•结城彰三后继者的位子。SAO事件解决至今已经过了两个月,他的两个目的也几乎都快要达成了。

  这名野心男子的名字叫做须乡伸之。

  而他的另一个名字则是阿尔普海姆的支配者「精灵王奥伯龙」。

  亚丝娜用费尽千辛万苦才获得的开锁密码将门打开后,终于成功来到鸟笼外面。她一边看着快要沉到平缓地平线下的鲜红太阳,一边向前走着。

  粗大「世界树」的树枝上嵌有一条道路,而道路低处的壁面与路面上还都雕刻有精致的图案,再配合左右两旁新芽所形成的天然扶手,整体给人一种奇幻世界的感觉。由时常会出来露脸的小动物与小鸟这些活动物体的配置来看,也可以确定她是在「游戏内部」。

  虽然心里想着这里应该不会有怪物出现才对,但亚丝娜还是提高警觉地走了几分钟路程,最后终于在树叶帘子对面见到应该是世界树本体的巨大墙壁。树枝与树干接合的部分有个类似树洞的黑色孔道,小路便一直延伸到里面去。亚丝娜在无意识之间一边垫起脚尖,一边慎重地往洞穴口靠近。

  来到树洞前面时,可以发现入口本身是模仿天然树洞而做成扭曲的椭圆形,但里头则有一道很明显是出自于人工的长方形大门。门上虽然没有门把,但却有一面触控式面板。她心里一边祈求门没有上锁一边碰了一下面板。

  结果门无声地往右边滑去。屏住呼吸确认里面没有其他人的气息之后,亚丝娜便迅速闪身入内。

  内部是一条灰白色直线往前延伸的通道。通道里头有些阴暗,只是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橘色照明灯照耀着无机质的壁面。与外部通路那漂亮的树木造型不同,这里似乎是任何物体都懒得配置,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装饰品的单调通道。

  简直就像是游戏世界忽然变成办公室的书库或者是某些严肃的地方一样。赤脚的亚丝娜感觉全白的地板上不断有冰凉的冷气传到自己脚上。这种感觉无情地宣告着她即将进入敌人根据地,亚丝娜不由得咬紧自己的嘴唇。

  须乡伸之是被与茅场晶彦不同的疯狂思想所支配的男人。

  身为企业的一份子,却利用自己身分绑架了三百个人脑部来进行危险的人体实验,他的精神状态已经不正常了。他一切的行动都是来自自己永无止尽的欲望。一直以来他都是被永远想要更多的无穷贪念所驱使着。从小就认识他的亚丝娜非常了解他的这种性格。

  须乡现在已经获得亚丝娜的一部分,更因为确定自己不久后将会得到她的全部而有了某种程度的满足。当他知道亚丝娜自己尝试由鸟笼脱身而出这件事时铁定会暴跳如雷。到时候他将尽可能给予亚丝娜最大的屈辱,甚至还有可能直接把亚丝娜拿去当成他邪恶研究的试验品。一想到这里,亚丝娜的双脚就几乎快要失去力量。

  但如果在这里转身回到鸟笼去的话,亚丝娜就可以说在精神上完全输给了须乡。如果是桐人的话,就绝对不会站在这里犹豫不决。就算手里没有剑他也会大步向前迈进。

  亚丝娜挺直腰杆,凝视通道前方。好不容易才让重如铅块的脚往前踏出一步。一旦跨出第一步之后,后面的脚步很自然便不断跟上来。

  这似乎是条永无止尽的道路。上下左右的面板别说是接合线了,甚至见不到任何瑕疵,让人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有没有在移动。亚丝娜只能靠着偶而出现在天花板上的橘色灯光不断向前走,最后看见正面出现第二扇门之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扇门与第一扇门可以说完全一模一样。亚丝娜再度慎重地用手指碰了一下面板。果然门又无声地向旁边滑去。

  这次门里面也是与刚才完全相同的通道,只不过左右两边皆可通行。虽然已经感到有些厌烦,但亚丝娜还是穿过那扇门。惊人的是,几秒钟后自动关闭的门瞬间便融入墙里不留任何痕迹。亚丝娜急忙在墙壁上到处摸着,但似乎已经没办法再将门打开了。

  亚丝娜耸了耸肩之后,决定把门的事情抛在脑后。反正她也没打算再回到那里去了。她抬起脸来往左右两边看了一下。

  通路这次已经不是直线而是呈平缓的圆弧形。经过短暂考虑之后,亚丝娜开始往右边的通道走去。

  随着她不断前进,脚底也发出细微「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当她又开始觉得有些奇怪,想说自己是不是沿着圆形通道重复走了好几圈时——终于有墙壁以外的东西进入亚丝娜的视线当中。

  弯道内侧,浅灰色的墙壁上贴着某张类似海报的东西。亚丝娜忍不住跑过去一看之下,发现那是这个地方的导览图。她立刻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长方形物体上部以极为普通的字体写着「研究室全图 C层」这样的内容。下方则是简单的平面图。看来她目前的位置是在三层正圆形通道的最上面一层。

  亚丝娜目前所在的C层除了通道之外便没有任何东西。刚才通过那条连接鸟笼的直线道路并没有被标示出来。但是下方的B层与更下方的A层里,圆环通道的内侧则有各式各样的设施——像是「档案阅览室」、「主屏幕室」、「休息室」等等。

  楼层之间的移动似乎是靠地图上标示在圆环顶端的电梯来实行。由俯瞰视点所画出来的圆形三楼层之间有一条垂直线将其连结起来,代表电梯的直线甚至还延伸至楼层下方。

  视线沿着表示电梯的直线一路往下看后,发现最下方是一间长方形的宽广房间。见到标示在上面的文字时,亚丝娜马上感觉到背后一阵恶寒。那上面的文字是「实验体收藏室」。

  「实验体……」

  轻声说出来的名词在亚丝娜嘴里留下苦涩的味道之后才消失不见。

  这里无疑就是须乡的非法研究设施。确实,只要把所有研究都搬到假想世界里进行,那就可以轻易瞒过公司了。就算秘密快要被发现,也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把所有证据消灭,甚至连一张纸都不会留下来。

  至于这个设施的主要目的,其实从「实验体」这名词就可以知道。被须乡绑架的旧SAO玩家。他们的精神就是被以某种形式监禁在导览图标示的收藏室里面。

  亚丝娜静静考虑了一阵子之后,转过身子继续开始在通道里前进。快步走了几分钟后,通道左手边的外侧墙壁上便又出现了平淡无奇的电动门。旁边墙壁上依然设有面板,上面还有个朝下的小三角形。

  亚丝娜深呼吸一下之后用手指碰了那个三角形。结果门马上就往旁边滑开,接着出现一间长方体房间。踏进房间里并将身体半转过来后,马上就见到与现实世界电梯同样的操纵面板。

  亚丝娜迅速看了面板,接着按下并排的四个按钮里最下面那个按钮。门立刻关上,接着是相当轻微的下坠感包围住身体。搭载亚丝娜的小箱子无声地朝假想大树根部下降,几秒钟之后便伴随着假想的减速感逐渐停了下来。光滑的纯白色电梯门上忽然出现前一刻还没有的直线裂缝,接着便往左右打开。

  亚丝娜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悄悄往门外跨出一步。

  眼前是与上层同样没有任何装饰的通道,直线向前延伸。亚丝娜确认过没有人之后开始向前走去。

  奥伯龙只给了亚丝娜一件简单又单薄的洋装,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心慌。但是她倒是很庆幸自己现在是打赤脚。如果脚上有穿鞋子的话,就一定会有脚步的效果声音会出现。亚丝娜从前在SAO里面,尝试不让怪物注意到自己存在由背后攻击或是伏击时,也曾舍弃防御力而光着脚。

  除了实战之外,亚丝娜也曾与桐人、克莱因、莉兹贝特等人在阿尔格特的废墟地区玩过好几次「偷袭游戏」,原本就是轻装备的她由于几乎没有发出声音的因素,所以在游戏里总是能拿到好成绩。但是不知为何对桐人的背后攻击总是无法成功,有一次终于忍不住试着打赤脚来接近他,但就在木剑快要击中桐人时便被察觉。桐人不但轻松躲过攻击还把亚丝娜的脚抓来搔痒,让她差点就要笑死了。

  跟不晓得是否还存在的真实世界比起来,现在还比较想回到那个时候——亚丝娜随着忽然浮现的眼泪而有了这种想法,但她随即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感伤抛到脑后。

  桐人他在现实世界里等我。自己唯一应该去的地方就是他的臂弯。因此亚丝娜现在只能不断前进。

  通路其实没有多长。走着走着前方便出现一扇平板门。

  亚丝娜心里打算如果门锁着的话,就到上层实验室里去寻找系统控制面板。结果她一站到门前,门便出乎意料之外的静静往左右两边打开了。亚丝娜还因为门内所射出来的强烈光芒而眯起了眼睛。

  「…………?」

  一看见内部,亚丝娜便倒吸了一口气。

  里面是一片非常广大的空间。

  可以说像是一座超巨大的活动会场。除了遥远的左右两边以及正面深处的垂直壁面之外没有其他细部物体,所以远近感似乎暂时失去功能。天花板上全部发出白光,而同样是白色的楼层里——紧密且整然有序地排列着许多类似短柱般的物体。

  确定视线当中没有任何会动的东西后,亚丝娜便畏畏缩缩地往里面走去。

  根据亚丝娜的观察,柱型对象大概是以十八根为一列而摆设着。如果这里是正方形空间的话,那依照十八的平方来算,已经快要接近三百根短柱了。她一边压抑自己的恐惧心,一边接近其中一条短柱。

  白色圆柱由地板上一直延伸到亚丝娜胸部左右的高度。尺寸大概有两手合抱那么粗。由平滑表面的狭小细缝里可以见到里面似乎飘浮着某种物体。而浮着的物体,怎么看都像是人类的脑髓。

  尺寸虽然与真实的脑髓差不多,但色泽就没有真实感了。它是由青紫色的半透明素材所构成。以假想物体来说实在非常细致,与其说是利用全息光学所呈现的立体影像,倒不如说是把蓝宝石直接加工后的雕像。

  仔细观察之后,可以发现透明脑部的各个地方都会有电流周期性出现,而当电流消失时便会产生彩色火花。简直就像把好几根极细的仙女棒集中起来一样。

  在亚丝娜皱着眉头凝视之下,呈放射状的一部分电流网络竟然加强了脉动。最末端的火花也由之前的黄色变成红色并且开始不断闪烁。脑髓下方所表示的半透明表格持续纪录这些激烈的反应。格旁边不断流出来的细微记录上有许多数字与符号混在一起,偶而还可以见到Pain、Terror这样的单字。

  ……他正感到痛苦。

  亚丝娜直接产生这样的感觉。

  眼前的脑髓现在正因为巨大的痛苦、悲伤或者是恐惧而不断挣扎着。不断出现的火花便是脑部的悲鸣。亚丝娜眼前忽然浮现了脑髓主人的幻影。他的脸孔已经整个扭曲,嘴巴虽然张开到已经快要脱臼的地步,但还是不断重复着无声的吼叫。

  由于受不了这样的想象,亚丝娜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脑袋当中闪过在上层见到的导览表上写着「实验体收藏室」——以及奥伯龙所说过的话——「操纵感情的技术」。将那些情报与眼前的景象结合之后,亚丝娜得到了一个结论。

  也就是说,这个脑髓以及周围其他数百具脑部,全都不是由计算机所生成的假想物体,而是真正的人类——也就是过去SAO玩家们的实时屏幕影像。原本游戏被完全攻略时他们就应该被解放出来了,但须乡却将他们关到这个地方,然后利用NERvGear「在他们身上进行操控思考、感情、记忆这样的恶魔实验。

  「竟然……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亚丝娜用两手捂住嘴巴,然后在喉咙里如此嚅嗫着。

  这里所进行的研究跟复制人技术一样,是人类绝对不可以进入的禁忌领域。这除了是犯罪行为之外,也代表人类的思考,亦即灵魂这个最大且最后的尊严正在遭受践踏与破坏。

  亚丝娜转动僵硬的脖子将视线往右边看去。距离她两公尺左右的地方也有同样的圆柱,里头也有蓝色透明的脑髓浮在上面。虽然造型与眼前这个完全一样,但对面那个「某个人」的脑髓上面的电流较为缓慢。迸出来的火花也是黄色中略带一点红色,看起来简直就像浓稠的液体一样。

  而它的后面……以及更后面,那些整齐排列在一起,看起来似乎有无限数量的俘虏们,透明脑髓都被染上各式各样的色彩,而他们本人则都在发出绝望的悲鸣。

  亚丝娜拼命压抑住自己恐慌的心情,然后将停留在眼角的眼泪擦掉。

  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不,应该说亚丝娜绝对不允许有这种事发生。自己和桐人绝对不是为了让须乡做这种事而赌上性命战斗的。她一定要将须乡所干的坏事揭发出来,让那个男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等我一下……我马上会救你们出来……」

  低声说完之后,亚丝娜便由侧面轻轻摸了一下正感到痛苦的脑。接着她坚定地抬起头来,快步朝房间深处走去。

  当一边前进一边数的圆柱数目超过十根时,亚丝娜耳朵里忽然听见像是人类讲话的声音。

  她马上反射性地低下身体,然后整个人贴在附近的圆柱上。

  亚丝娜慎重地看着四周围并寻找声音的来源。类似讲话的声音是由右手边深处所流出来。

  亚丝娜保持着几乎可以说是爬行的姿势,慢慢往那个方向前进。

  当她经过了几根圆柱的阴影之后,在前方见到了相当奇怪的东西。

  「…………?」

  她急忙把身体缩了回去。眨了好几次眼睛之后,才又畏畏缩缩地把头探出去。

  ——现在已经消失的艾恩葛朗特,其第六十一层被称为是「虫虫乐园」。整个楼层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虫系怪物,对包含亚丝娜在内的大多数女性玩家来说,那里就像是地狱一样。而怪物之中最讨人厌的,是一种叫做「公牛蛞蝓」的巨大蛞蝓型怪物。它那有黑色斑纹的灰色表皮被一层浓稠的黏液所包围着。那种以大小共三对的眼柄瞪人然后由嘴里伸出触手攻击过来的模样实在可以说是亚丝娜的恶梦——

  但目前在离亚丝娜数公尺远的地方,背对着她讲话的两只生物就与公牛蛞蝓非常相像。

  巨大蛞蝓们盯着一根圆柱里的脑髓看然后热烈地交换着意见。右边的蛞蝓一边晃动长眼睛一边用尖锐的声音说:

  「喂,这家伙又在做关于史皮卡的梦了。B13和14区域也已经突破界限。16也出现了很高的数值……太棒了!」

  左边的蛞蝓一边用触手碰着浮在实验体周围的全息图窗口一边回答:

  「这只是偶然吧?才第三次而已不是吗?」

  「不,这是感情诱导线路形成的结果。虽说是我把史皮卡的影像插进他的记忆领域当中,但这种出现频率已经超出界限值了。」

  「嗯——总之还是继续把他列为观察对象好了……」

  亚丝娜心里一边对这两只用尖锐声音谈话的蛞蝓感到厌恶,一边再度躲进柱子的阴影底下。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是那种模样,但他们应该是帮助须乡从事非人道试验的部下。从他们谈话里听不见一丝良心不安的感觉。

  亚丝娜紧握起右手,心里想着如果这只手里有剑的话……就能给这两个丑陋家伙应有的报应了。

  她好不容易才让燃烧起来的怒火沉静下来,接着慢慢向后退去。与蛞蝓们隔了一段距离之后,亚丝娜再度朝着房间深处前进。

  她谨慎地以最快速度经过一根根圆柱,最后终于来到房间最深处。果然可以见到有一块黑色立方体飘浮在远方的白色墙壁前面。

  那块黑色立方体让她想起曾在艾恩葛朗特底层的地下迷宫里见到过的系统控制台。如果能使用那个控制台来进入管理者权限的话,或许就能由这个疯狂的世界里登出也说不定。

  但接下去的路程就没有任何可以作为掩护的物体了。亚丝娜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后便从圆柱阴影里跑了出去。

  她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并全力朝着系统控制台冲过去。虽然只有十公尺左右的距离,但感觉上像是永远到不了一样。

  每跑一步就会担心是不是有人从背后叫住她。但亚丝娜还是死命动着僵硬的双脚,好不容易才来到控制台前面。她立刻转身看了一下。在并排着许多圆柱的远方,可以看见有触手稍微在摇晃着。看来蛞蝓们还在热烈交谈当中。

  亚丝娜再度面向漆黑的控制台。黑色斜切的台子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但是它的右端有一道细缝,细缝上端可以见到一张应该是卡片钥匙的银色物体插在里面。她一边祈祷一边伸出手,抓住卡片之后便一口气将它向下滑去。

  「碰——」的效果音响起,让亚丝娜吓得把脖子缩了起来。细缝左边浮现了淡蓝色窗口与立体键盘。

  可以见到窗口上排满了各种选单。亚丝娜按耐住焦急的心情,由最旁边开始确认起细小的英文字体。

  她在左下方发现了「Transport〈转送〉」的按钮,接着用发抖的手指碰了按钮一下。结果一道新窗口随着「噗」的声音浮现。上面标示着整间研究设施的平面图。看来可以利用系统随意跳跃至各个地方。

  但是亚丝娜已经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了。她拼命动着眼睛,见到右边角落上有个「Exit virtual labo〈脱离假想实验室〉」的按钮正发出细微光芒。

  「就是这个了……!」

  她嘴里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又碰了一下该按钮。上面接着又出现了一个新窗口。小长方形上面有着「Execute log-off sequense?〈确定要登出吗?〉」的短文与OK、CANCEL的按钮。

  神啊——

  她一边在心里拼命默念着,一边伸出右手准备触碰OK按钮时——

  突然有条灰色触手从背后紧紧缠住亚丝娜的右手。

  「…………!」

  亚丝娜奋力压抑快要冲出嘴的悲鸣,拼命想把手指接近按钮,但纤细的触手简直就像是钢丝一样根本不允许她的手再往前移动一分。接着又有新的触手缠上她准备伸出去的左手。亚丝娜的双手就这样被往上绑了起来,整个人被吊在半空中。

  捕获者把亚丝娜被高高吊起的身子半转过来。结果果然就是刚才那两只巨大蛞蝓抓住了她。

  有着橘色虹彩,大概有网球那么大的四颗眼珠在纤细眼柄上晃动着。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像是在检查亚丝娜的脸孔与身体一样直盯着她看,但不久后左边蛞蝓的圆形嘴巴便蠕动起来,发出犹如杀鸡般的声音。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亚丝娜隐藏内心的恐惧,极力装出平静的声音说:

  「快把我放下来!我是须乡先生的朋友。是他让我来这里参观的,但我现在想要回去了。」

  「咦?我怎么没听说有这回事?」

  右边蛞蝓的两根眼柄像是表示怀疑般弯了起来。

  「你有听说吗?」

  「没有。不过让外人见到这些设施应该不太妙吧!」

  「啊……等等……」

  圆圆的眼珠往前伸过来,直盯着亚丝娜的脸看。

  「……你应该就是须乡老大关在世界树上面的那个女孩对吧……」

  「啊——啊——这我倒是有听说。老大真是狡猾,竟然把这么可爱的女孩……」

  「呜……」

  亚丝娜回头往控制台看去,并且伸出左脚准备用脚尖去触碰按钮。但是蛞蝓嘴巴附近又伸出新的触手将她的脚也给绑住了。她虽然试着扭动身体来抵抗,但在她成功之前,全息图窗口便因为时间过久而恢复成最原始的画面。

  「喂喂,别乱动啊!」

  蛞蝓不断伸出触手,开始把亚丝娜全身绑得紧紧的。无情的触手整个深深陷入她腹部和大腿上的娇柔肌肤里面。

  「好痛……!住手……快放开我,你们这两只怪物!」

  「啊——真是过分。我们这可是在做深部感觉的测试实验耶。」

  「对啊对啊。要像这样操纵这副身体可是要经过相当的训练唷!」

  假想世界特有,宛如被蚕丝绵包围起来的钝重疼痛感,让亚丝娜绷起了脸。但她还是努力对着蛞蝓们骂道:

  「你们也算是科学家吧……?帮忙须乡做这种非人道的研究……难道一点都不会觉得可耻吗?」

  「嗯——比把实验动物的脑露出来然后插上电流要人道多了吧。这些家伙都只是在作梦而已啊。」

  「对啊对啊。我们偶尔会让他们做非常舒服的美梦唷。我看他们还应该感谢我们哩。」

  「……你们疯了……」

  亚丝娜边感觉到一股冻人的寒气边这么嚅嗫道。这种没感情的蛞蝓才是这群家伙的真正外表。

  蛞蝓们完全不在意亚丝娜所说的话,开始看着对方然后交谈起来。

  「老大他应该出差去了吧?你到现实世界去请示一下该怎么做吧。」

  「啧,真是麻烦。亚那,你可别趁我不在时一个人享受啊。」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去吧。」

  一只蛞蝓把触手从亚丝娜身上移开之后,就靠着那根触手敏捷地操纵起控制台。按了好几次按钮,他巨大的身躯就这么无声的消失了。

  「…………!」

  看见眼前的情况之后,亚丝娜不由得心急如焚起来,开始拼命摇晃着被绑紧的身体。通往现实世界的出口——自己梦寐以求的通道就在眼前。那扇门像故意要让人心焦般打开了一道小缝,然后从里面洋溢出刺眼的光芒。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出去!」

  亚丝娜虽然疯狂的大叫,但是蛞蝓的触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不行啊——我会被老大给杀了。倒是你一直待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一定觉得很无聊吧?要不要一起来试一下电子毒品?那些人偶我已经玩腻了。」

  在他说话的同时,又湿又冷的触手便开始摸起亚丝娜的脸颊。

  「住……住手!你想做什么……?」

  她虽然拼了命的抵抗,但蛞蝓却不断伸出新的触手。所有触手开始摸起亚丝娜手臂和脚的肌肤,甚至开始侵入她的洋装里面。

  亚丝娜一边忍受着全身被抚摸的不舒服感,一边将全身放松装出一副没有力气再抵抗的模样。一根得意忘形的触手开始靠近她的嘴巴。当它碰到亚丝娜嘴唇的瞬间——

  她马上抬起脸来,用力往触手咬下去——

  「哇呀!痛痛痛痛痛痛!」

  她完全不理会蛞蝓的悲鸣,毫不留情地把牙齿咬进触手里面。

  「停、快停!好痛!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

  确认潜入衣服里的触手已经撤退后,亚丝娜才松开嘴巴。被咬到痛得受不了的触手马上缩了回去。

  「好痛啊,忘记疼痛缓和装置已经关起来了……」

  当蛞蝓将眼柄缩了回来并发出呻吟时,他身边忽然出现了一道光柱。另一只蛞蝓随着效果音出现了。

  「……?你在干什么?」

  「没事没事。倒是老大他怎么说?」

  「气到整个人抓狂了。要我们马上把她关回鸟笼,然后变换门的密码并二十四小时监视她。」

  「啧,还以为能够享受一下呢……」

  亚丝娜由于太过于失望而感到眼前一片黑暗,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从指尖溜过了。

  「至少不要用传送,让我用走的送她回去吧。我还想体验这种触感。」

  「你也真是爱玩耶。」

  绑着亚丝娜的蛞蝓开始蠕动没有脚的身体并转向收藏室入口。当两只蛞蝓将视线移开的瞬间,亚丝娜迅速伸出了右脚。她的脚尖夹住插在控制台细缝里的卡片钥匙然后将它拔了出来。

  同一时间窗口也因此而消失,但蛞蝓们似乎没注意到这件事。亚丝娜接着便像虾子般弓起身子,然后将脚尖上的卡片移动到被绑在身体后面的手里。

  「喂喂,不要乱动啊。」

  蛞蝓再度将亚丝娜的身体抬起来后慢慢朝出口移动。

  「喀嚓」一声后鸟笼的门被关上。蛞蝓的触手在操纵了一下密码锁后对着亚丝娜挥了一挥。

  「再见了——有机会的话再来找你玩——」

  「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亚丝娜冷冷说完之后便走到对面的栏杆去。两只蛞蝓虽然依依不舍地看着亚丝娜,但不久之后还是改变身体的方向,慢慢从树枝上离开了。

  不知不觉间黑夜已经包围了整个世界。亚丝娜一边低头看着遥远下方闪烁的小小街灯,一边嚅嗫道:

  「我不会认输的——桐人。绝对不会放弃。一定会从这里逃出去。」

  她说完后把视线移到手里的卡片钥匙上。虽然没有控制台卡片便派不上用场,但现在这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亚丝娜走近床铺,假装要躺在床上然后将卡片塞到大枕头下方。

  闭上眼睛后,沉睡的薄纱慢慢包围住她那已经疲累的脑袋。